第一财经周刊新版网站已经上线,快来体验吧~http://www.cbnweek.com

栏目
关闭
商业头条 热点事件 新一线 金字招牌 周围
封面故事     特别报道 专题
大公司特写 大公司新闻 技术 环境
炫公司专题 炫公司新闻 炫公司 营销 设计
快公司特写 快公司专题 快公司新闻 快公司 创业
娄晓晶酷问 公司人 新产品 职场 话题 指数
办公室话题 读书笔记 书摘 理财 十问
编者的话     编读往来 观察者 宏观 专栏
商业就是这样 新一线报告 商业评论 对话 报告
Pause Exhibitions Lives Commonweal Speeches
The Who Top-list Last Page

宜家的难民避难所、阿迪达斯非法的深海渔网和回收的海洋塑料制成的跑鞋、柯达Super8老相机,这些都正在这个老建筑改造而成的新馆里展览。

伦敦设计博物馆新馆于11月24日正式对公众开放。新馆位于伦敦西部的肯辛顿主街(Kensington High Street),面积比位于泰晤士河边的原址大了三倍,达1万平方米,接待人数将是原来的2倍,达每年50万人。

来自荷兰的建筑事务所OMA负责整个建筑的外形结构的设计和改造,英国建筑师,有极简之父之称的John Pawson负责室内设计。设计博物馆的新馆毗邻英国著名的维多利亚·艾尔伯特博物馆 (V&A Museum)、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及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ies),它们也构成了全球最顶尖博物馆群落。

设计博物馆旧馆成立于 1989 年,位于泰晤士河西岸,以收藏和研究现当代设计作品而著称,2007 年曾被《泰晤士报》评为年度五佳博物馆的第二位。搬入新址之后,设计博物馆的旧馆将属于扎哈·哈迪德工作室,作为扎哈资料馆,这个已故知名建筑设计师在2007年的时候就在设计博物馆办过展,那也是扎哈在英国做的第一个个展,展示了她的设计草图、建筑平面图、建筑模型等等。

设计博物馆迁址的主要原因就是原来的场馆空间不够用了,新馆除了能容纳三个大型展览以外,还包括一个图书馆和一个档案库,餐厅和咖啡厅,学习空间以及常驻设计师工作室。

除此之外,博物馆还首次拥有了一个永久性展览的空间,整个三层被安排为“设计师、创造者、使用者”的永久免费展览。这个展览可以看做是设计编年史,收入了1000件对当代人类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设计和发明,其中包括伦敦地铁,可口可乐罐,Christian Louboutin的红底高跟鞋,索尼的随身听以及苹果手机。博物馆希望通过这个永久性的展览向非设计专业的普通观众展示什么是设计。

“设计是理解我们周围世界的一种方式,它让技术得以运作,反映着文化和经济。设计博物馆就是一个探索设计如何剧烈而又快速影响社会的平台以及那些能够改变我们未来生活的想法和创意。”设计博物馆总监Deyan Sudjic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新馆的建筑是原英国联邦学院(Commonwealth Institute),始建于1962年,是英国的二级保护建筑,在改造过程中,除了屋顶以及建筑支持架构外,整个建筑几乎重建,来满足一所现代博物馆的需求。原来的外墙被双层玻璃取代,建筑内的结构被敲除,博物馆的正中心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从一层到三层完全打通,而主要的展厅则被推到了边上。环绕在四周的橡木地板组成的阶梯,配合屋顶直射下的自然光,使得整个室内通透明亮。

正是由于历史保护建筑的身份,改造过程进展得异常不顺利。1988年被列为保护建筑的英国联邦学院从2002年开始就一直被空置,地方政府一再试图撤销其保护建筑的身份以获得更大权限的改造,却一直未得到批准,2006年的时候,它曾一度面临被摧毁,因为地方政府在为它找不到主人的情况下,实在无力负担其高昂的维护费用。

这时候地产开发商Chelsfield打算开发这块土地,它的旁边就是Holland公园,这种直接联通一个公共公园的私人住宅在伦敦也不多见,因而开发商很看好它的价值。他们找来了OMA设计了三栋建筑24间商品房,但身为保护建筑哪里都碰不得的英国联邦学院却只能被空置在那里。地方政府为了甩掉这个包袱,表示如果不开发英国联邦学院,整个地产开发项目都不给批。卡在中间的OMA曾为英国联邦学院设想了多种用途,艺术博物馆、时装秀场、总部大楼……直到设计博物馆为了扩建搬迁,才让他们看到希望。

“建筑师现在一定程度上和开发商没什么两样了,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都想争做第一,城市也日益变成少数特权阶层的游乐场。不过Chelsfield这个项目却不太一样,并不是说这里的房价会更便宜,而是通过房价得到的收益被用作更积极的公益事业。”OMA的合伙人Reinier de Graaf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过去两年,伦敦平均房价上涨了15%达到53.6万英镑(约合460.3万元人民币),24间商品房的出售为英国联邦学院的改建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来源,整个改造所花费的8000万英镑(6.87亿元人民币)都来源于此,设计博物馆不仅几乎免费拿到这栋建筑,并且在接下来的375年内都不需要交房租。

如果没有设计博物馆,开发商拿不到开发许可,如果没有开发商,设计博物馆也没钱重建。设计师就变成两者之间的协调者。Graaf并没有流露出对这一身份变化是赞成还是反对,“这本身就是个必然的趋势,你可以说现在的设计师拥有无限的权力,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一点权力都没有,他只不过是把大家都叫到一起,坐下来好好谈。”

至少目前的结果让大家都算满意了。博物馆开幕的两个展览也不错。

“恐惧与爱:对复杂世界的反应”。11个装置艺术展现了艺术家和设计师对当前一些社会热点问题的思考。

OMA设计的针对英国脱欧的装置,一个看似普通的客厅,每一件家具和装饰品都来自于28个欧盟的不同国家,百叶窗帘是由所有欧盟国家的国旗组成,只有英国国旗脱落了,露出背景画面是二战时被德国轰炸的荷兰城市鹿特丹,鹿特丹也是OMA的总部所在地。象征欧盟的成立让人们远离了战争,现在英国的脱离使得不稳定的因素再次浮现出来。

展览的中心是一个巨型的工业机器人,它不再像它的同类那样进行重复劳动,而是能感知周围的环境并做出反应,设计师Madeline Gannon希望通过它来表达人们对周围越来越多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出现的担忧和惊恐。

中国设计师马可的“无用”也在展出之列,马可尊重服装与土地与中国乡村传统之间关联,拒绝消费主义和快时尚,把时装作为一种艺术和民族的表达。她还设计了一个最贫困社区的复制品。

伦敦设计博物馆每年的展出大戏“年度设计展”也在新馆开放当天开幕。这一次展出总共收集了本年度来自建筑、数字化、时尚、图像、产品、交通6个类别的70个候选设计。最终的胜出者将在明年一月底公布。

宜家为难民设计了一个更体面更温暖的移动避难所,OMA的Prada基金会,哈尔滨歌剧院,Herzog & de Meuron设计的泰特现代美术馆新馆都入选了建筑类最佳设计。

数字化设计方面,伦敦的创业公司Unmade利用3D打印等技术,为用户提供由设计师设计、定制的针织衫,而价格却和量产的时装一样便宜。

图像设计类别里,Neue设计工作室以挪威自然风光为背景为挪威护照、身份证进行重新设计。大卫鲍伊生前最后一张专辑Black Star的封面。由苹果和TBWA共同设计的Shot on iPhone广告项目,表达了iPhone如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拍照行为,使移动摄影成为一种新的文化,iPhone毫无疑问在其中扮演重要的作用。

产品设计里,Adidas x Parley跑鞋利用非法的深海渔网和回收的海洋塑料制成。亚马逊的人工智能助手Amazon Echo。柯达Super8照相机在50年之后重新复活了,保留了胶片拍摄的质感,同时又添加了数字元素。无印良品的厨房系列,简洁、实惠。

交通设计环保电动车的设计称霸,Gogoro是全球第一辆高性能,带有可换电池的摩托车,还在超市加油站等地推出GoStations,这个只有一个自动贩卖机大小的装置能方便人们换电。

分享至新浪微博

已收藏

已取消收藏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二维码
×

订阅数字杂志

立即解锁已上线最新过刊
书架上锁定的最新5期过刊订阅后额外赠送。
订阅可同步至其他产品
订阅可被同步至第一财经周刊各 App,不必重复购买。
解锁文章搜索功能
搜索第一财经周刊线上所有文章。
解锁按栏目索引文章功能
心动栏目,瞬间完整呈现。
已经是订阅用户?登录
×

请您在新打开的页面上完成付款

付款完成前请不要关闭此窗口
完成付款后请根据您的情况点击下面的按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