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新版网站已经上线,快来体验吧~http://www.cbnweek.com

栏目
关闭
商业头条 热点事件 新一线 金字招牌 周围
封面故事     特别报道 专题
大公司特写 大公司新闻 技术 环境
炫公司专题 炫公司新闻 炫公司 营销 设计
快公司特写 快公司专题 快公司新闻 快公司 创业
娄晓晶酷问 公司人 新产品 职场 话题 指数
办公室话题 读书笔记 书摘 理财 十问
编者的话     编读往来 观察者 宏观 专栏
商业就是这样 新一线报告 商业评论 对话 报告
Pause Exhibitions Lives Commonweal Speeches
The Who Top-list Last Page

这场闹剧从根本上反映出的还是中国职业体育不够成熟——无论是赛事运营还是商业模式上。

11月2日晚,一场广东东莞银行客场挑战深圳新世纪的CBA比赛刚进入到第二轮,代表广东队出场的中国男篮头号球星易建联在赛场内突然脱掉了CBA官方赞助商李宁的球鞋,将其扔下,并径直走下了球场。 随后,他穿着一双“遮标”的耐克球鞋重新上场了——易建联是耐克的签约球员。

虽然易建联事后曾发微博解释,换鞋是因为脚部不适,但显然,他的这个举动违规了。比赛结束第二天,中国篮协的处罚随之而来:易建联被通报批评并被停赛一场,而广东男篮也被处以核减俱乐部联赛经费5万元。

今年7月,中国篮协下发了被称为“最严穿鞋令”的《中国篮协关于2016-17赛季CBA联赛取消特许贴标鞋的通知》,其中规定,该赛季将取消特许贴标鞋名额,所有参加CBA联赛的国内球员都必须穿着联赛赞助商李宁品牌的篮球鞋参赛。

“最严穿鞋令”的出台是为了保护赞助商李宁的权益。本赛季将是李宁赞助CBA的最后一个赛季。

2012赛季,李宁与CBA签订了一纸5年20亿元的“天价”赞助合同,当时正陷入巨额亏损泥沼的这家公司无疑是希望通过对国内顶级篮球联赛的赞助获得更好的市场回报。在李宁之前,CBA的唯一指定装备赞助商是另一家体育品牌公司安踏,2004年其初次与CBA合作时,年营业额为3.1亿元,到合作的最后一年,即2011年,该数字已增长到89亿元。

安踏当年与CBA赛事合作时,其实就制定了类似的球鞋限制条款,不过给其他每个品牌留了5个“赎脚费”名额,每个名额10万元。如果球员的确因为特殊脚形而不能穿安踏球鞋的,则需要用胶布遮住原有品牌,但俱乐部仍然需要为此支付一笔费用。该条款获得了17家俱乐部的同意。

李宁花费“天价”成为赞助商后,一开始也基本沿用了当年的条款,只不过负责CBA商务推广的盈方公司“为了李宁的利益”在2012-13赛季开始前将“赎脚费”提升至每个名额50万元,如果穿鞋违规,还会采用翻倍罚款(从2万元开始,150万元封顶)的方式。

这一有点“霸王条款”色彩的规定自然遭到了中国很多球员的抗议。2012至2013赛季——李宁赞助的首个赛季中,CBA联赛刚刚拉开战幕没几天,马布里、王治郅等多达12名球员就因为没有在比赛中穿着李宁提供的球鞋而被罚。而就在这次易建联“脱鞋事件”不久前,新疆球员周琦也曾试图穿着“遮标”的耐克球鞋上场,但是被当值技术代表制止了,直到周琦回去穿上李宁球鞋,才被允许再次出场。

事实上,在“最严穿鞋令”出台前,这条“中国特色”条款一直给其他竞争品牌存有可利用的缝隙,执行上也似乎并没有统一标准。

除了“赎脚费”,在过去四年的CBA赛场上,还存在着一种“买鞋费”,即球员向篮协缴纳30万元,即可穿着竞品球鞋上场比赛,但要确保球鞋“遮标”。一般情况下,“买鞋费”都由球员赞助商埋单,掏钱最多的当然就是耐克。

耐克可以说是将“规则”利用得非常熟练的一个品牌。尽管按照篮协的规定,CBA联赛最多只允许5名缴纳了“赎脚费”的耐克签约球员穿耐克球鞋比赛,但因为该公司2009年至2014年成为了“CBA联赛官方指定用球”供应商,所以这期间,耐克将自己的“赎脚”名额争取到了13个。

耐克还曾将这一“中国式条款”为己所用。作为中国男篮国家队的装备赞助商,耐克就曾在合同中在球衣权益之外,加上了球鞋权益。

不过有意思的是,2008年奥运会时,姚明上场穿的并不是耐克的球鞋,而是其个人赞助商锐步的球鞋。虽然当时有消息称,锐步交纳30万元获得了换鞋开放政策,但耐克的让步肯定也是和姚明的个人影响力脱不了关系的。

按照国际通行的惯例,职业联盟的主赞助商往往只有球衣权益,球鞋权益归运动员个人,所以你会看到NBA球员都穿着阿迪达斯赞助的球衣,但脚上踩着的却是不同品牌的球鞋。

从商业运营的角度看,如果把自己的所有权益交到唯一一家体育品牌手里,也不利于联赛运营方的发展,因为这等于把其他品牌隔离在联赛之外。

“CBA发展到今天一直依靠赞助运营,在电视转播与门票收入微乎其微的情况下,赞助成为维持联赛运转下去的救命稻草,CBA可能只有出让更大的权益才有可能拿到更大的赞助合同。”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CEO张庆对《第一财经周刊》说。相较球衣,球鞋的经济效益对于体育品牌来说更大。

不同于赞助仅占其收入不到30%的NBA,CBA收入超过50%都是来自于赞助。每家俱乐部能从李宁这笔赞助中每年平均收获1500万元左右的分红,这甚至占到某些球队整个赛季投入的1/3左右。某种程度上,CBA出卖球鞋权益也是为了生存。

所以,易建联的“脱鞋事件”从根本上反映出的还是中国体育产业不够成熟——无论是赛事运营还是商业模式上。如何平衡联盟自身、赞助商以及球员之间的利益,对于CBA等中国体育联盟来说是一个需要愈发深入学习的课题。比如CBA目前就还没有一个像NBA那样的球员工会,可以代表球员与资方谈判,争取自身利益。“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是,篮协牵头成立球员委员会,形成与资方的谈判机制。”张庆说。

易建联有些情绪化的“脱鞋”举动,同时脱掉的是赞助商、CBA,包括他自己的“脸面”,处罚永远不是终极的解决办法。当然,往好的方面想,或许这桩闹剧说不定也能成为促进CBA乃至整个中国体育产业改善的契机。

135*****9592016-11-06

客户端根本登录不上去啊

回复
分享至新浪微博

已收藏

已取消收藏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二维码
×

订阅数字杂志

立即解锁已上线最新过刊
书架上锁定的最新5期过刊订阅后额外赠送。
订阅可同步至其他产品
订阅可被同步至第一财经周刊各 App,不必重复购买。
解锁文章搜索功能
搜索第一财经周刊线上所有文章。
解锁按栏目索引文章功能
心动栏目,瞬间完整呈现。
已经是订阅用户?登录
×

请您在新打开的页面上完成付款

付款完成前请不要关闭此窗口
完成付款后请根据您的情况点击下面的按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