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session_start(): open(/var/lib/php/session/sess_ss0ii0g1c0lc3j5ja04pdufcc4, O_RDWR)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web/2014storeweb/html/v on line 42 Warning: session_write_close(): open(/var/lib/php/session/sess_ss0ii0g1c0lc3j5ja04pdufcc4, O_RDWR)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web/2014storeweb/html/v on line 43 Warning: session_write_close():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var/lib/php/session) in /web/2014storeweb/html/v on line 43 编读往来 第411期

第一财经周刊新版网站已经上线,快来体验吧~http://www.cbnweek.com

栏目
关闭
商业头条 热点事件 新一线 金字招牌 周围
封面故事     特别报道 专题
大公司特写 大公司新闻 技术 环境
炫公司专题 炫公司新闻 炫公司 营销 设计
快公司特写 快公司专题 快公司新闻 快公司 创业
娄晓晶酷问 公司人 新产品 职场 话题 指数
办公室话题 读书笔记 书摘 理财 十问
编者的话     编读往来 观察者 宏观 专栏
商业就是这样 新一线报告 商业评论 对话 报告
Pause Exhibitions Lives Commonweal Speeches
The Who Top-list Last Page

全球颓废者联盟,世界终于大同了一回 。

微博互动专区

chakerXie:#毕业记#偶然进了一财周刊线上直播群,感慨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一财。那时我刚进大学不久,偶然接触到一财,感觉这本杂志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得不承认,一财对我大学的成长影响巨大:对商业和互联网的崇拜源自于此,与此同时,对本科教育失败的挫败感也源自于此。蝉开始叫了。

RE:不必沮丧,来日方长。

新出行贺磊:今天在图书馆不经意间拿起一本2013年的一财周刊,一本从创刊号一直看过来的杂志。那时候的卷首还是伊险峰,那时候佳能的广告还是70D,腾讯微博还在做着推广。那时候的富大人比现在犀利,那时候的特斯拉还是小个头,那时候的iPhone还是5s,以前很少这样看杂志,重温每一个回不去且不能修改的那时候……

RE:您有点伤感了。

傲娇受怎么了哼:朋友圈真是无聊!一财君,我现在每本一财看完后给舍友,舍友看完后送她同学,利用率超高的。hhh@第一财经周刊

RE:能有效流动就好:)

Q&A

路边停车费去哪儿了?

最近经常停车的路边来了一群貌似官方的收费员。相较于露天停车场和地下停车场,有车族最青睐的还是方便的路边停车位。我好奇的是,这些路边停车费最终到了谁的手里呢?

——Harington

城市道路是典型的公共资源,所有者是全国人民。这种情况下,国家应该代公民收取这部分费用,然后将其计入财政收入。在实际操作中,国家不会收取这部分费用,而是由地方政府代收。

地方政府可以专门成立一个机构,或者建立一个国有企业,抑或将路边停车位的经营业务承包给私有企业。目前来看,承包给私有企业是一个比较常用的手段,而地方政府则可以以占道费和经营权使用费的名义向经营车位的私企间接收取停车费。

这是个简单清楚的逻辑,但实际上,由于私营公司的账务不公开,外界很难知道其中的详细情况,很多钱的最终流向也并不是政府。

根据新华网2014年年底针对北上广津的调查,这4个城市的路边停车位都是由私营公司管理,北京和上海至少有一半的路边停车费没有进入政府口袋,广州也很少,而天津地方财政的相关收入甚至是零。除了少给政府上缴相关费用,一些公司甚至在向工商局上报收入时,故意瞒报真实数据。

2011年,一个涉及到路边停车位的受贿案在北京公开审理。据财新网报道,工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当时拥有5万多个路边停车位的公联顺达公司年销售收入仅7000万元到1亿元。这个公司的年销售额明显少得离奇。来做个简单的计算,按照停车费每小时10元,每日有效停车时间18个小时计算,5万个停车费一年的收入可以达到近33亿元,这其中30多亿元巨大的资金差额不知去向。

在公联顺达拥有的5万个车位中,只有一半是有备案的,而政府只能间接收取备案停车位的停车费。实际上,大部分路边停车位政府都是无法管理的,也就是说,大部分路边停车费政府根本无法经手。

以北京市为例,根据北京市政府2014年公布的数据,全市拥有路侧占道停车位4.6538万个。作为一个汽车保有量500万的大城市,不到5万个有备案的停车位远不能满足人们的停车需求。

像上面提到的案件一样,很多停车位收费企业通过对账目做手脚,将赚得的大部分利润转移出去,借着公共资源获利。更有甚者,画上车位线,立起收费公示牌,安排一个穿上制服的收费员,准备好盖章发票,不足千元的成本就可以在路边制造出来几个停车位,一天就可以收上千元停车费,很少有人知道这些钱的准确流向。

技术实际上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去年,深圳正式实施了路边停车智能收费模式,实现了路边停车收费管理的公开和透明。今年年初,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容军表示,全市4万余个路侧停车位“一位一编号”编制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未来将实行网格化、小区域的管理调配。

《第一财经周刊》记者 马颖君

读者来信

一点反馈

一财编辑,您好!

拜读了2016年23期《到成都去》的文章,小吐槽一下文中有关成都人才吸引力在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的图表。

图表中公司人离开该城市的比例和流出目的地(猜想是所流向的目的地的意思)表达得不清楚,公司人就业行业分布是指毕业生还是所有公司人,也很含糊。应该不光是我有此感受吧。作为忠实粉丝,不时会发现一些文章配的图表令人难以理解当中数据的含义。

希望您今后多留意一下文章的图表吧!顺祝好!

——michael

RE:谢谢你的细致阅读,这个调查非常细碎繁琐,能耐心看完已经很不错了。“流出目的地”的确是指流向的城市。公司人就业行业分布里的公司人不止毕业生这个群体,我们应该再注明一下比较合适。

我的故事

展信佳!

我是一个即将上高三的学生,一直比较喜欢《第一财经周刊》。看了富大人最新一期的专栏,感触颇深,想给姐姐讲讲我的故事,好不好。还请耐心看看,给我些指导,我可是花两个小时写的呢。谢谢!

我从小除了英语,学习就不好,而这也导致我性格变得内向。升初中时我考了188分,而我们当地最好的初中录取线是239分,我父母找关系让我进了最好的初中。刚进初中,我是班里倒数第一,我发誓要好好学习。但还是无法脱离差生的行列。上课也不怎么听,睡觉、看小说、发呆,反正不学习就对了。但每次疯玩后都会产生一种内疚感和空虚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强项英语成绩也慢慢下降。

在初三,大多数同学都在备战中考,想进入一所好高中。但我却在家庭的熏陶下,爱上了股票这个神奇的东西。那时的我,一心研究股票,研究国家政策、技术指标、基本面、主力心理、散户心理。终于在第一次模拟炒股比赛中,获得了第十名,第二次获得了第二名,我在研究股票中找到了乐趣。在欣喜之余,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升学压力,面对惨不忍睹的成绩我很着急,但也没有什么行动。甚至在中考前夕,我还在看漫画。

中考成绩出来了,我还超常发挥了呢,455分,但离计划外分数(交赞助费)还差22分,我又从同学口中得知我的分数放在其他三个学校都是中上游的。这就是环境的力量啊。不出所料,我父母又找人把我送到当地最好的高中。

暑假的时候,我爸爸看到了我有炒股方面的潜力,破天荒给了我8000元,让我去炒股,那时我幸运地赶上一大波牛市,赚了不少钱。

进了高中后,我再次发誓好好学习,可是我的那些坏习惯不是一天两天能改过来的。而且9科,压力很大,根本不知道该学什么。甚至比初中状态还糟糕,成了什么也不学的状态。

高一下学期清明节假期,我爸出去旅游,我妈上夜班,我一人在家。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出去通宵上网。第二天我被训得很惨,从那天晚上以后,突然像长大了一样。回到了学校,我以文科为切入点开始学习。

那时的我像疯了一样,一心一意只想着学习,已经没有了上下课概念。依稀记得上体育课抱着一堆书去操场的一个角落里学习。显得格外凄凉,但我愿意,那就值得。最终我的政史地3科从50多名提到了十几名。

当年6月时,股票市场不稳定,我凭借自己的股感选择全部卖出股票。也就是6月,股市崩盘,哀鸿遍野。据说人均损失29万元,我还赚了8000元,嘿嘿。满满的成就感。高二分科,我选择了文科。老师从我们进班以来,就跟我们灌输一种思想——不学艺术的文科生考不上大学,但我相信我的实力,我的梦想是上海财经大学,我要证明我自己。

高二开学的时候,我也是近乎疯狂的状态,刷政治题刷到50道题只错2道。学数学学到两点,换回来的是两次周检测数学第一。我也从入学的35名提到了17名。但却越学越没劲,越学越不想学。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全国中学生财经素养大赛,并积极地报了名,而且父母非常支持,还给我报了个财经特训营,我学到的唯一的东西是,外面的人好强。而且我的内向性格在那里被无限放大……但我依然积极备赛慢慢地啃经济学原理,还申请了这个比赛的校园大使,给他们宣传,开了一个宣讲会,办得很砸,演讲太紧张导致忘词,视频没放出来。但最终我还是办下来了,也晋级了财经素养大赛的决赛(7月底在西南财经大学举行)。我相信,我付出的努力都不会白费。我会付出比常人多10倍的努力去弥补以前的不足。但近期学习状态不佳,正在努力调整中。我希望进入高三,我能爆发出惊人的潜能。

——胡浩宇

RE:算是学渣的逆袭吗?其实你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学渣了。写信告诉我们你的故事,大概也是求一个肯定吧。一财君可以满足你的小小心思。生活容易搞砸,所以如果能把它建设好尤为珍贵。

2016年第24期迪士尼封面是否有印错?

一财君,作为你忠实粉丝的我今晚看“第一财经”看到了凌晨两点半(可以不用睡直接看欧洲杯了),把杂志盖上时看到了封面写着迪士尼租户:Cross。Cross是什么鬼?说的是Crocs是吗?还是我看书看得太晚眼都花了呢。

——米斯

RE:抱歉,让你看到深夜还发现了错别字。是我们手抖,敲错了字母,的确应该是Crocs,相关记者和编辑这辈子应该不会再写错这个品牌了。

本周我推荐

全球颓废者联盟

来自网友@青红造了个白的分享。这组图原始图更长,瘫坐沙发的人五花八门,此处囿于篇幅,摘录了一截“沙发”。

上榜理由:世界终于大同了一回

推荐人:晨曦

vishion2016-10-02

求联系方式,虽然机会好渺茫

回复
vishion2016-10-02

我也高三文科生,一起加油,看了杂志好有同感

回复
clint_00242016-07-12

路边停车费还真是一直起疑的问题,感谢提问者以及周刊记者的解惑。

回复
165*****q.com2016-07-11

好喜欢那个高中生逆袭的故事,那不就是我的故事么~

回复
incipient2016-07-11

高中生的逆袭过程不错。

回复
黑金2016-07-10

朕阅

回复
分享至新浪微博

已收藏

已取消收藏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二维码
×

订阅数字杂志

立即解锁已上线最新过刊
书架上锁定的最新5期过刊订阅后额外赠送。
订阅可同步至其他产品
订阅可被同步至第一财经周刊各 App,不必重复购买。
解锁文章搜索功能
搜索第一财经周刊线上所有文章。
解锁按栏目索引文章功能
心动栏目,瞬间完整呈现。
已经是订阅用户?登录
×

请您在新打开的页面上完成付款

付款完成前请不要关闭此窗口
完成付款后请根据您的情况点击下面的按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