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新版网站已经上线,快来体验吧~http://www.cbnweek.com

栏目
关闭
商业头条 热点事件 新一线 金字招牌 周围
封面故事     特别报道 专题
大公司特写 大公司新闻 技术 环境
炫公司专题 炫公司新闻 炫公司 营销 设计
快公司特写 快公司专题 快公司新闻 快公司 创业
娄晓晶酷问 公司人 新产品 职场 话题 指数
办公室话题 读书笔记 书摘 理财 十问
编者的话     编读往来 观察者 宏观 专栏
商业就是这样 新一线报告 商业评论 对话 报告
Pause Exhibitions Lives Commonweal Speeches
The Who Top-list Last Page

一次没有成行的罢工,为严重依赖“蓝领”阶层的共享经济前景增添了阴影。

4月15日,周五,在北京叫滴滴快车和人民优步,比往常都要更难一些。当天,并没有太多乘客意识到这是因为专车司机们在罢工。

4月16日,当《第一财经周刊》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对此事的初步报道后,一名ID为张毅良的读者留言说,“有点意思,昨天打不上车都没意识到。”还有几名读者留言说自己支付了数倍车费。“滴滴溢价相当严重”这条留言获得了超过459次赞同。

究竟发生了什么?

“罢工”发生的5天前,蒋师傅在一个滴滴快车司机微信群里看到了一份罢工号召,这与《第一财经周刊》接触到的其他数名司机的说法类似。这份号召里,要求滴滴、优步、易到的北京司机们该周周五罢工一天,尤其是在晚高峰。

它的措辞相当激烈,并不乏煽动性,运用了“压榨”“忘恩负义”这样的词汇,除了提及司机本该拥有的权利,它甚至还用了这样的建议和威胁:“我们有每周五都让你在晚高峰瘫痪一天的能力吧?”另一份号召把罢工诉求总结为“拒绝低价劳动力,反对高佣金抽成”。

在种种耸动言论的背后,这次罢工却缺乏一个谈判的有力组织。没有人直接跟蒋师傅打交道,只是罢工号召在不同的司机微信群里传来传去。当天也没有人在滴滴公司门口抗议。号召里只说,这次“万人罢工”由北京大型租赁公司和大型微信司机交流群群主共同组织的。

尽管如此,对补贴减少的愤怒还是迅速让司机们聚集在一起。蒋师傅跟平常一块儿趴活儿的其他司机聊到了这事儿,这些司机都说要参加罢工。另一名张姓Uber司机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加了4个Uber司机QQ群,总共有1000多人,“大部分都说要积极响应。”

周五早上6点半,蒋师傅像往常一样开始去接早高峰的订单。这天早高峰期间他接到了十来单,而平常只能接到七八单。“因为那会儿出车的滴滴司机就少了。”他说。到了早上10点,他关掉了滴滴的司机端App,这一天再也没有接单。

收入的快速下降,使蒋师傅感到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去年5月,他被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人说动,带着一辆8万元的车加入了滴滴。那时滴滴的活儿单子多、补贴高,他一个月能挣一万多,他觉得比他之前的营生更好。他曾拉过六七年的黑活儿,还有辆金杯车来接些拉货的活儿。去年年底,他把因为干滴滴而闲置的金杯车卖掉了。

生意却渐渐变差了。无论是早晚高峰的翻倍奖励,还是订单量达标奖励,滴滴和优步都在一路下调。现在,蒋师傅一个月收入四五千,比去年少了一半还多。另一名司机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滴滴快车司机现在平均跑一公里,刨去成本能挣5毛钱,而通常一个司机干上一整天也就跑300公里。

他开始感到愤懑——四五千元月收入对应的是每天11到14小时、全月无休的工作时长。因为主要靠早晚高峰期的补贴挣钱,蒋师傅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出车,一直到晚上八九点收车。

回忆起自己拉黑活儿的日子,蒋师傅觉得这是“滴滴在牵着我们鼻子走”。过去虽然跟现在收入差不多,“但是干得少,人舒服啊。”他说着,就像在怀念一个正经生意。

滴滴的另一项奖励规则也让他和司机伙伴不满——他几乎一天都“不能”休息。如果头一天没拉活儿,那么第二天就没有任何奖励,还得扣掉滴滴26%多的抽成;如果头一天拉一单,按照最低标准拿奖励;拉够10单,才有正常奖励。因此即使是限号他也照常上工,滴滴会给他派五环外的活儿。一些司机因此转向Uber,不过,后者遍布全球的罢工事件也将矛头指向“自愿无法休息”这点。在北京,滴滴占有近9成市场。

蒋师傅清楚自己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乘客们已经习惯用App叫车,不再打黑车了。

用户习惯的培养源于两家公司在去年的价格战。其中,人民优步把定价改为相当于出租车车费7折,是去年打车市场的关键事件。随后滴滴在5月追随了这个标准,上线了滴滴快车业务。

中国优步2015年的市场份额从年初的2%涨到了年末的35%。但这家公司在中国亏损了10亿美元。虽然滴滴去年年底号称自己已经盈利,但是在今年的一个发布会上,Uber CEO卡拉尼克曾回答《第一财经周刊》说,据他所知,滴滴一年要花40亿美元补贴车主。

这带来一个疑问:如果有一天滴滴和优步不补贴了,这个生意还能持续下去吗?

低价服务带来了大量订单,也带来了大量亏损。

共享经济这个流行于全球的商业模式,在中国遇到了更实际的问题。

它严重依赖蓝领阶层,而在中国,目前一个突出的矛盾则是廉价劳动力的丧失——蓝领阶层的工资急剧增加,他们的议价能力也在加强,过去两年内,罢工在中国东南沿海的制造业时有发生,而这一趋势已不止局限在制造业,类似零售和餐饮等低技能的服务行业也受到冲击。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中国还不是法制健全的国家,大众法制观念普遍淡薄,由于执法成本高,“法不责众”的心理在现实中广泛存在。这给滴滴和Uber这样的公司盈利前景蒙上了阴影。

司机们并不都是老实人。这些平台除了给出正常补贴外,还得为刷单之类的非正常状况埋单。在淘宝上,曾经能搜出一堆买假账号,以及业内叫“扎针”的刷单服务。曾有司机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靠自己两个司机端账户、两个手机相互下虚假订单,月收入超过2万元。上个月,杭州公安还逮捕了有5000个Uber账户、靠刷单非法获利的两名男子。

在补贴的刺激下,越来越多的司机加入了滴滴和Uber。蒋师傅去年5月加入滴滴快车时,发现自己的号码已经是第7万多名了。他推荐了不少自己的亲朋好友加入滴滴快车,还有人为此专门买了车。他猜测说,“现在北京把兼职的全都算上,能有十几二十万人。”

滴滴和优步都未透露自己北京司机的人数。但司机数量无疑在急速增加,平台的控制力也迅速变大。

在任何领域,补贴从来都只是市场初期争夺市场、培养用户习惯的手段。补贴总是要停的,花出去的钱总是要赚回来的。滴滴很早就开始抽成。优步虽然晚一点,但也已经收取20%的提成了。

在这种势力的转换中,收入大减的司机常诉诸罢工和抗议。在美国,Uber司机发起的抗议和罢工的数量可不止一次了。美国司机们跟北京司机们的愤怒方式也很相似:他们也说Uber过河拆桥,司机人微言轻。

一旦停止补贴,司机怎么赚钱?习惯用App叫车的乘客们,得在难以叫车时支付成倍的车费,来填补这个缺口。一名司机的个人观察是,现在滴滴在三里屯等地区派单时仅就近派单,不再向远处调度,“憋乘客一会儿,你们就愿意加价了。”

另一个办法,是发展拼车业务、提升效率。这能使得乘客在支付较低车费的同时,司机也能获得尚可的收入。拼车业务正是今年滴滴和优步的业务重点。

周五白天,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早上9点半,陶伟鹏从惠新东街叫了人民优步拼车,平时早上1.2倍左右的溢价,这天早上是1.9倍,而且等了七八分钟。《第一财经周刊》记者中午12点从甜水园叫滴滴快车,不仅要付1.8倍的车费,而且等了5分钟也没人接单。

“派单超过88秒就很不正常了。”蒋师傅说,滴滴设定88秒“慢必赔”的标准,原本就是因为通常不会等这么长时间。

接单的这名滴滴快车司机也感到纳闷。他接到了滴滴的通知,这天拿接单奖励没有任何门槛。以往,他这种兼职干干的司机,经常因为前一天拉活儿少,达不到拿奖励的标准。而且周五非高峰期也有1.2倍的奖励。

滴滴的妥协不止于此。另一名滴滴快车司机在早上10点左右,看到司机端App弹出一条消息:今天所有取消订单的滴滴都认可,成单率都算作是100%。而以往滴滴要求至少70%的成单率。

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到下午4点时,他接的10个订单里,有4个是虚假订单,应该就是罢工司机为了捣乱而下的。他遇到的另一个快车司机当时已经接到了十来个假订单。这名司机还取消了一个真实订单,因为嫌对方目的地不好,“反正今天取消订单都不算的。”

这场罢工也是一场治安闹剧。罢工倡议威胁那些“一意孤行继续上线的师傅,可别怪兄弟们无情”,否则“扎针,打一星,写差评”,这些已经走近违法边缘的罢工者全然不自知地说:“要你们遍体鳞伤。”

滴滴和优步都未回应这次罢工的规模,以及虚假订单的数量。但在司机群里流传的一段话中称,当天早高峰6点到10点,共计扎针274.8685万次,劝退4.2882万名司机,“扎废”8529位司机(导致司机成单率不够)。

滴滴目前仅有的一份官方回应里称,“正积极和合法诉求的司机进行沟通……同时我们也会严厉罚处有恶意行为的司机,我们也提请注意,上述部分司机的行为已触犯法律,我们正在收集证据并提交警方。”

在这场不算成功的罢工当晚,打车的难度更高了一些。有人当晚10点在北京望京区域叫车,滴滴和优步并用且加价到3倍,依然没打到车,就连出租车司机也跟着加价。当时的北京,已经开始下起雨来。

联系编辑:dongxiaochang@yicai.com

tikazyq2016-06-04

滴滴/Uber/Lyft和Airbnb同为共享经济下的产物,但打车软件显然更依赖蓝领,而出租房则不是。原因在于,出租车行业显然需要更多的人力成本,而出租房则不需要。蓝领成本越来越高,最好推出自动驾驶

回复
xf_*****3.com2016-05-06

这周以来明显感到Uber对乘客的补贴降低了,上周总是1.8的拼车价,现在总要3.4了。

回复
yimo2016-05-04

当年淘宝也是这样。

回复
simonoasa2016-05-03

所以司机们还是老老实实交份子钱吧,人心不足蛇吞象。一辆8万元的车,要求月入一万,8个月流水就能够车,16个月基本就赚回成本这事其他行业也是不好找到。

回复
FalconJm2016-04-27

我说怎么有一天好难叫车,哈哈,不过公司不可能一直补贴也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啊

回复
豚豚2016-04-25

典型的中国人:我不好,你也别想好。

回复
qiujumper2016-04-23

希望不要出现在上海

回复
游客1354b82016-04-23

烧钱模式的恶果

回复
shi*****gon@126.com2016-04-22

不明白,没有份子钱,就算没有补贴也不致于不赚钱吧?那叫的士司机怎么活

回复
clint_00242016-04-22

这是烧钱发展几乎快成定论的必然,人不是机器,不可能任由公司摆布。特别是双方都是因为单纯利益关系连接在一起的。

回复
分享至新浪微博

已收藏

已取消收藏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二维码
×

订阅数字杂志

立即解锁已上线最新过刊
书架上锁定的最新5期过刊订阅后额外赠送。
订阅可同步至其他产品
订阅可被同步至第一财经周刊各 App,不必重复购买。
解锁文章搜索功能
搜索第一财经周刊线上所有文章。
解锁按栏目索引文章功能
心动栏目,瞬间完整呈现。
已经是订阅用户?登录
×

请您在新打开的页面上完成付款

付款完成前请不要关闭此窗口
完成付款后请根据您的情况点击下面的按钮

关闭